主页 > 娱乐新闻 > 用什么纸更美?古人对书的讲究在宋代登峰造极_人文频
用什么纸更美?古人对书的讲究在宋代登峰造极_人文频

我们现以2018年梁颖先生策展的“缥缃流彩??上海图书馆藏中国古代书籍装潢艺术”为例稍作说明。第一例是五代写本《妙法莲华经》,一部人们崇拜的圣书,纸张用的是加工颇为繁复的磁青纸,书写用泥金,即把金粉调成颜色手写。屈指算来,这部《妙法莲华经》传到今天已有一千多年了,可一瞥之下,它的金字闪闪发光,如同刚刚写就,让人叹为观止。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调不出这么漂亮的金色了。如果看一看这七卷前的扉画,画工的一丝不苟和制图的耐心毅力,以及扉画背面的装饰图案,连同字字端正的经文,都让我们认识到了何为“庄严佛净土”。

【编者的话】艺术是文明的代言人,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教授范景中《艺术与文明:西方美术史讲稿(原始艺术-中世纪艺术)》日前由上海书画出版社推出。本书通过梳理三万年西方艺术脉络,直击艺术品背后的文明现场,不光涉及建筑、雕像、绘画等传统门类,还有音乐、书籍、文化、哲学等广阔领域的延伸,甚至还经常穿插中国美术以此对比。经出版方授权,从书中摘选“中国古书的品味”章节如下:

“让文字永存不灭。”它必然是艺术的。它和图像一样,是人类文明的象征。

另一例是乾隆内府抄本《进瓜记》和《江流记》,这是典型的皇家图书。纸张洁白如玉,是清代的名纸之一开化纸,正文用四种颜色抄写,可谓精妙绝伦。其中不同的颜色除了区分戏曲中的解说、用韵、曲牌等等之外,显然也有用不同颜色帮助人记忆的作用。就像西方中世纪的圣奥古斯丁的信奉者雅克?勒格朗(约1360-约1422)所说:“在手抄绘本中用不同的颜色可以帮助人们记忆不同段落的内容……书中的不同形象和颜色,以其差别和多样能帮助人们清楚地回忆起书中的内容。”